首页 >> 体改处-改革信息
子长县实行医改后医药价格下降55%以上
来源:体制改革处      日期:2010/3/16 16:50:35
    医疗服务和药品价格虚高一直是群众反映强烈的社会问题,也是我国医疗体制改革的攻坚项目。地处陕北的子长县人民医院在县委、县政府的领导下,通过一系列的医改措施,将医疗服务和药品价格下调了55%以上。调查显示,子长县90%以上到医院就医的患者对此表示满意。
 
    “子长医改”的做法不仅让患者拍手称快,而且得到了卫生部领导的充分肯定,称“子长县在探索全国医改工作从基层做起的思路上具有重要意义”。延安市决定,2010年起,在全市12个区县推广“子长医改”的做法。
 
    运用市场手段,切断医药厂家、医药代表与医务人员之间利益链
 
    子长县政府驻地为闻名全国的瓦窑堡镇,这里是中共统一战线思想路线的诞生地,子长县则因为陕北红军将领谢子长而得名。2009年,全县人口26万,地方财政收入7亿元左右。
 
    虽然县本级财政收入并不充裕,但是为了解决人民群众看病难、看病贵的问题,县政府一方面逐年增加对医院的财政补贴,另一方面运用市场手段治理药价虚高。
 
    记者一进到县人民医院,就可看到巨大的公示牌,上面公布了上千种药品的市场价格、集中采购价格以及价格降低的幅度。
 
    2009年6月起,这个县改变了过去由医疗单位采购药品的做法,实行全县统一招标采购药品。县委书记薛海涛对记者说:“通过县级统一招标采购,削减了中间环节,减少了流通费用,使药价更加公开透明。”
 
    县人民医院院长吴建军表示,通过全县所有公立医疗机构集中采购,统一配送,减少流通环节,切断了医药厂家、医药代表与医务人员之间的利益链,以大额团购换取药品低价格,全县城乡所有药品实现了同质同价。
 
    统计数字显示,实行药品县级统一采购后,1044种常用药品较市场价格下降了40.39%,116种重点议价药品较市场价格下降了48%。
 
    与医改前相比,子长县医院药品价格总体下降了40%左右;同时,这个县还取消了原本政策允许的15%药品加价,实行药品零差价销售,医院减收部分由县财政集中补贴。仅此一项,每年可直接减轻患者负担500多万元。
 
    子长农村李家岔乡66岁的周奋民,患有疝气多年,由于手术费用高治不起,听说现在看病便宜了,今年刚过完年他就来医院做了手术。老人对记者说,仅手术费一项,就从6000元降到2000元,加上“新农合”报销的部分,自己的花费还不到1000元。
 
    县人民医院的公示栏显示,统一采购以后,治疗老人常见脑血管病所需的尼莫地平片,价格从一盒13.5元降到了6.6元;小儿常用抗生素头孢克肟片从24.7元降到了3.8元。
 
    据了解,医改一年多来,住院病人月平均费用下降了44.8%,门诊患者月平均费用下降了45%。
 
    运用行政手段,改革供养方式,促进公立医院回归公益事业
 
    曾经有一幅漫画,讽刺某些医生在给病人开药时,脑子里同时计算着能得多少提成。
 
    这种现象过去在子长医院也存在。一个重要原因是,公立医院大多是政府差额拨款,差额部分要靠医院自身赚钱补贴。由于利益的驱动,导致个别医生开大处方和高价药,包括进行过度的医疗检查。
 
    为了扭转这一逐利倾向,子长县决定改变本地公立医院的财政供养方式,由差额拨款全部改为全额拨款,医务人员津贴补助和人才培养费用全部纳入政府财政预算。这样又可以将一大笔费用让利给患者。
 
    为了让公立医院“轻装上阵”,子长县决定将公立医院1900多万元的债务统一打包,由政府财政负责偿还。为了帮助公立医院提高医疗服务水平,子长县财政每年投入130万元,奖励为医院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优秀医务人员。
 
    不仅如此,县政府还增加医疗设备投入,规定医院只按成本价格收取检查费用,医院不用考虑回收仪器成本。例如,投入500多万元,为县医院购进西门子双排螺旋CT和日立8500彩超等医疗设备。如今CT检查费用下调了三分之一,彩超检查费用下调了15%。一年下来,医院的检查收费减少了88万元。
 
    在这家医院,一位刚做完妇科彩超的患者张翠荣对记者说,过去做这项检查的费用为50元,现在为43元。对此医务科长高东玲解释说,彩超检查按检查部位收费,常规检查从45元降到38元,最贵的颈部血管检查从150元降到127元。
 
    据了解,2009年子长县政府再投入5000万元,为县医院建设综合医疗大楼,目前项目正顺利建设中。
 
    “子长医改”是面镜子,多数县市可以借鉴
 
    古人云: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。
 
    始于2008年6月的“子长医改”,经过一年多的改革实践,不仅根除了“以药养医”的顽症,而且稳定了医疗队伍,大幅降低了医疗价格,使公立医院逐步由营利性向公益性转变。这与2009年4月公布的国务院关于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》和今年2月卫生部《关于公立医院改革的指导意见》政策精神完全一致。
 
    地处偏远、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子长县,为何能够成为全国新医改的探路者?县委书记薛海涛回答说:首先要改变的是执政理念问题,科学发展观要求以人为本,从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出发,让发展成果惠及全体人民。
 
    薛海涛说,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,我们把医院推向市场,当时也许是正确的。但现在医院的基础设施、医疗队伍发展壮大了,而群众看病难、看病贵的问题却越来越突出,改革势在必行。
 
    这位书记认为,他们经过调查分析,所谓的看病难,在县域范围内主要是看病贵问题,而看病贵主要体现在医药价格、检查费用和大处方等方面。仅一个胆结石患者手术费用高达5000元,其中药费就占到50%以上,医院“以药养医”体制和政府投入不足是导致群众看病贵的重要原因。
 
    实行公立医院全额拨款,并不是重新回到“大锅饭”时代。医改以后,子长县政府对县医院实行收支两条线和会计委派制度,医院的所有经营收入由财政专户监管,医院的利润和县财政的专项补助资金,40%用于医院正常运行,30%用于医务人员的绩效工资和奖金福利,30%作为医院发展资金。
 
    实行全额拨款后,县财政一年比过去多支出1000万元,但是有效缓解了老百姓看病难、看病贵的问题,也缓和了医患关系,提高了医疗服务水平。
 
    如今对于医生的考核,是将过去的处方金额提成改为处方数量提成,让“大处方”没有市场。举例来说,如果现在再开大处方,就会减少患者去他那里就诊;反之,看病开药让百姓看得起,患者会更多地选择他。医术好、服务好、看病便宜的医生,相应的口碑和待遇都会比较好。
 
   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石英指出,“子长医改”的经验表明,解决百姓看病难、看病贵的问题,缺的不是钱而是社会责任,这需要在执政理念上有所转变,在执政能力建设上有所体现。
 
    来源:西部网